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条河的暗涌

梦里的一个圣地,也是现实中的一条河

 
 
 

日志

 
 

善终  

2016-04-08 00:58:00|  分类: 只想一生跟你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善终
 
本周QQ签名乱弹 2008.4.7.
(补写于2016.4.7.)

 
善终 - Tiber - 一条河的暗涌
摄影/于全兴 天津 1992年(摘自http://book.sina.com.cn/nzt/his/shijian/30.shtml)
 
  除了少数的布尔什维克们坚定地认为唯物主义足以解释人与世界的所有关系外,更多的人还是或多或少地认可着各种非唯物主义(也就是被统称为唯心主义)的观念,尤其在面对死亡的问题上,没有多少人愿意就那么形神俱灭的。
 
  本周的QQ签名是:“谁都有最终结束的时刻,或早或迟。我已经不止一次想像过,当死神向我招手时,努力让自己的面容祥和。”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莎士比亚名著《哈姆雷特》(Hamlet)里的这句不朽的台词总在后世中不止一次地被用于各种场合,随后的那些文艺气息十足的个人独白,与其说是戏剧化的语言,倒不如说是艺术化的哲理:
  “……To die,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it'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ed.……”
  (译文: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此结局是可盼的!)
 
  即便是贵为王子的哈姆雷特,在心念复仇、装疯卖傻之际,在犹豫彷徨、喃喃自语之时,也深知什么样的结局算是善终。他所要面对的生存痛苦,表面上看是能否坚决地对那弑兄夺位、霸嫂逆伦的叔叔一刃了之,实际上却是现实世界对自己心灵的不断折磨——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庸民之辱。而对于他自己这位身份高贵却蒙尘含垢的王子来说,是逆来顺受的苟活还是慷慨就义的抗争,显然就是高于一切的问题,于是才有了这幕堪称莎翁名著中最经典悲剧的结局,得以呈现在世人面前。
 
  放眼现实中看去,诸多有心无意指点中华民族面对死亡态度的评论,皆信誓旦旦地宣称忌谈死亡是中国人消极心态的体现,更有甚者都将自以为是的论断上升至刻薄高度——没有灵魂意识和宗教传统,使得中国人没有“勇气”审视肉体的消亡;而没有理性思维能力和习惯,使得中国人觉得没有“必要”去设想肉体的消亡。
 
  真的是这样么?如果一个民族从来不敢面对死亡,哪找金缕玉衣包裹着的不朽王妃,何来秦始皇陵陶俑化的浩荡兵马,更遑论民间数之不尽的宗祠墓园和白事喜丧,在在都是这个古老民族对于死亡有着独到理解的文化传承。倘若那些苛责者搬出西方诸多描绘死亡的艺术作品加以佐证,也不过是一再重复着以偏概全的把戏,用西方所谓的精英文化伪装普世价值,转而一叶障目般地攻讦着已然传承千年的东方民族习俗。
 
  华夏历史长河中,敢于慷慨就义之人不胜枚举,但更多的民众依旧还得逆来顺受地苟活。无意苛责那些甘愿忍受人生不公的人们,因为沉默的大多数需要付出更多的艰辛劳作才换得来生存的权利,世道如此险恶,活着实属不易,谁能轻言放弃,这其实才是常态。换句大实话来说就是,无论哪朝哪代,对于处在社会金字塔最底层的劳苦百姓而言,太平盛世、朗朗乾坤,终究不过是一种最奢侈的渴望,而关乎身家性命的,还是获得善终,便已知足。
 
  生命的尽头便是消逝,谁也逃避不了。然而,该如何从容地面对死亡,绝大多数人却并不见得准备妥当。或许有人认为自己一直远离着死亡的威胁,大好时光还待挥霍,谈面对死亡显然为时尚早。可就连古人都告诫着我们“人有旦夕祸福”,人生的变化无常又怎会轻易被堪破?那个翻越栅栏习以为常的孕妇,绝对想不到下一刻,头便卡在冰冷的铁条间,命丧当场。那群向来好看热闹、围观侧翻油车的过往行人,谁又会料得到,就一丁点莫名摩擦而起的火花,便立刻将他们葬身烈焰当中?那些标榜自由平等、毫不设防的异邦城市,根本不曾收到预警,便一夜之间成为了恐怖份子操控夺命凶器、收割无辜生命的人间炼狱!这世间的种种叵测劫数总是不期而遇,谁都难以独善其身,欲求善终,实非易事,生死大事,岂可不预?
 
  或许很多人都曾经历过,但凡遇到争执不下的激烈场面,抛开暴力动作不论,嘴炮全开的双方最为恶狠的便是一句“不得好死”。又比如见到乐善好施的凡人义举,除了连声的感激之词,往往受益者嘴里说得最多的还有那句“善有善报”,善报说白了其实更多的就是临终时的因果报应。可见无论什么人,对待死亡、选择善终的态度依然是认真而执着的。
 
  何谓善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姑且拿自己家人作例:爷爷那辈人要的是,活着时开枝散叶、儿孙满堂,临了则是念着棺椁齐备、入土为安;父亲那辈人想的是,生前时克勤克俭、严己宽人,离世则是盼着家风清正、后继有人。到了自己这里,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至今仍然形单影只,怕是愧对了祖上关于传宗接代的期许,而对于善终的看法也与他们不尽相同——我个人以为,在人的一生中,与死神争夺生命时限长短的必败战斗中,能做到坦荡无惧,便是善终,套用那句掷地有声的戏剧念白来说就是: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那种大难来临时为求苟活而弃别人不顾的逃跑之徒,虽出自本能却问心难安,从此一生背负无数非议而无法抬头,活至百岁也谈不上善终。而相反的,那些身负使命救人危难,毅然决然甘踏火线,纵使痛楚加身、陷入绝境,却仍然丢开畏惧、挺身上前,对得起“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英雄们,在令人痛惜不幸英年早逝的同时,却自有一股浩然正气充塞世间,善莫大焉,终却未尽。
 
  诚然,颐养天年、安然离世是公认的善终定义,但我所认为的善终,并非简单的无病无祸、终老而亡,在我看来,那些舍身取义、求仁得仁之人,又何尝不是获得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善终?善终者重不在终而在善,换言之,生命的价值高低在于质量多少而非时限长短。庸庸碌碌的一生能比壮怀激烈的半世?苟延残喘的龟缩怎配一往无前的豪迈?处乱世而慎独,居盛世而豁达,俯仰天地,无愧于心,即便不是无疾而终,纵使倒在生命旅途,只要坦荡胸怀,何惧生死?
 
  此生惟愿,临终之际,可释怀地说,这个世界我来过,这段岁月我无悔!

 
『『『『『『『『『『亨通康泰』』』』』』』』』』
 
Hans Zimmer - Tennessee
http://www.xiami.com/song/2561775
http://www.xiami.com/play?ids=/song/playlist/id/2561775/object_name/default/object_id/0#loaded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